首頁資訊 正文

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違建別墅問題研討會在京成功召開

來源:旅游界 發布時間:2019-06-04 11:46 點擊:

近日,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違建別墅問題研討會在北京舉辦,著名法學家、管理學家、律師、媒體人就此事進行了熱烈討論,達成了一致的共識: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內的別墅、企業、農莊屬于違法建筑,應予及時拆除,并應深究相關責任人的法律責任。

廣東觀音山森林公園2005年12月被國家林業局批準為國家級森林公園,2009年12月被國家旅游局評為國家4A級旅游景區,按照有關規定,國家級公園內不允許有私人別墅,已有的應拆除。

在反腐掃黑除惡的大形勢下,袁府拆了,豪園拆了,石家莊問題別墅拆了,秦嶺別墅拆了,青島嶗山別墅被曝光,而廣東觀音山違建別墅、違建企業、違建農莊雖經長期舉報,地方領導仍然置若罔聞,消極對待,個別官員甚至有恃無恐,縱容違法建設行為長期存在。

就此,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違建別墅問題研討會在北京舉辦,著名法學家、管理學家、律師、媒體人就此事進行了熱烈討論,達成了一致的共識: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內的別墅、企業、農莊屬于違法建筑,應予及時拆除,并應深究相關責任人的法律責任。

原清華大學教授、中央民族大學法院院原院長、教授、博士生導師、北京市法學會旅游法學研究會副會長宋才發教授;北京外國語大學法學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、北京市法學會學術委員會委員、中國中小企業協會權益保障顧問王文華教授;中央黨校(國家行政學院)主任、中國行政學研究會常務理事竹立家教授;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原副秘書長、曾經任職于中央智囊機構的羅立為研究員;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原院長、北京大學戰略管理研究所所長晏智杰教授;北京京潤律師事務所主任、中國社會科學院碩士研究生導師張志同律師;北京吳少博律師事務所石磊律師;中國政法大學疑難案件研究中心社會問題研究員劉國軍先生;法訊網總編輯李堂平先生以及民主與法制時報、《市縣領導決策》月刊、人民網人民在線記者主任、中國商報社中國商網、大白新聞、中國日報的社長、主任、記者、編輯應邀與會,并發表觀點看法。

據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管委會主任陳景玉介紹: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位于東莞市樟木頭鎮境內,原來是一個村集體的林場。1999年,企業家黃淦波和當地的石新村委(現為石新社區)簽訂了承包協議,承包期是50年。2005年,被原國家林業局評為國家級森林公園。到目前為止,它也是東莞市唯一的國家森林公園。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園區面積約18平方公里,森林覆蓋率達90%以上,自然生態好,深受珠三角地區市民的青睞。2009年12月底,被原國家旅游局評為國家4A旅游風景區,已成為當地著名的旅游風景區。目前,經過多年的保護性開發建設,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已成為集生態旅游、休閑觀光和宗教文化為一體的綜合性旅游景區。在廣東以及粵港澳大灣區范圍內,是比較知名的生態旅游景區。


據該負責人介紹:在整個大灣區像觀音山這么大的成片國家森林公園是非常罕見的,這對城市生態安全十分重要。2017年,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游客首次突破了120萬,今年預計游客可達到140萬人次。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違法別墅的問題由來已久,歷史跨度比較長,但一直未中止。2005年,公園被評為國家級森林公園之后,保護的規格和要求肯定是不一樣了。2005年之后,整個森林公園的建筑地塊大概有87宗,建成的別墅是22棟,有些沒建成,但是已經劃定了地基。一直到去年,在森林公園山腳下還有人在建別墅。很多問題涉及到腐敗,我們與當地的村民因為經營權的問題,產生了矛盾,后經最高人民法院依法裁定,公園承包合同真實有效,就沒有任何爭議了。當地政府的個別領導為了搶奪公園的資源,故意唆使破壞。導致我們的林業資源破壞非常嚴重,以此想降低我們的國家森林公園的規格,讓我們不具備國家森林公園這樣的稱號和榮譽,以達到管轄權由廣東省林業廳降為東莞市林業局、在他們的可控范圍內的目的。但是,在目前的整個大環境下,法治建設日益健全,生態建設已經成了共識,在東莞這樣一個地方,作為東莞唯一的國家森林公園,還發生這樣的情況,是讓我們難以理解的。是什么樣的人在背后指使或者是作為保護傘?一些港籍人士侵占農村宅基地,按國家規定,港籍人士在內地是不能侵占宅基地的,這是明顯的違法行為,但是還是能夠膽大妄為地在國家4A旅游景區內發生。

著名法學家宋才發教授認為,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理應受到《國家旅游法》、《城鄉規劃法》、《土地管理法》、《森林法》等等的保護,可以通過民事訴訟、行政訴訟、公益訴訟等等,維護法制的尊嚴,還當地一個太平,還應當追究當地領導的責任,通過這次掃黑除惡,去調查一下村干部是否地方一霸。

“他明知觀音山公園已經成為了國家級森林公園,仍然強行在公園里批了3800平方米,興建大型別墅,已經屬于違法行為。地方政府批準在國家森林公園建別墅,就是不合法的。”

“對所有的在國家森林公園和4A級景區里的違法建筑,必須按照《城鄉規劃法》、《國家旅游法》、《土地管理法》的規定,限期拆除。如果不是國家森林公園,那個地方有一塊或者有幾塊是可以建居民住宅的,但一旦批準為國家森林公園以后,那些地方的房屋就必須搬遷。要保證這個國家森林公園的整體性、規范性和森林的特殊性,必須搬遷,何況是違建,不論是誰的,必須限期拆除,如果地方政府執行不力,地方政府應該承擔法律責任。如果從法律上提出問題以后不解決,你就應該起訴當地政府,追究當地執法部門和當地有關領導部門的責任。”

著名法學家王文華教授認為,違建別墅有的擁有集體土地建設的土地使用證,但還不夠,三證合一,才是合法的。

應當根據是否符合公共利益保護的原則來看待這些問題,不論是英美法系國家還是大陸法系國家,對既涉及私人又涉及公共事件的,關鍵點就看他是否違反公共利益保護的原則,這是一個實質的判斷標準。

應當可以進行行政訴訟、民事訴訟,也可以請檢察院提起環境公益訴訟。

“還是要借著現在掃黑除惡的東風。掃黑除惡,觀音山公園別墅問題是惡勢力的權錢勾結,權商勾結,惡,就是地方一霸。你可以找的部門比較多,包括國家督查、省督查,都可以找。”

著名學者、曾經做過副市長的竹立家教授觀點鮮明,嫉惡如仇,“產權證已經不重要了,因為你已經是國家森林公園、4A級旅游景區,都是部級單位批準的,只要在這兩個地方建別墅,無論有什么理由,都是錯的。”

羅立為研究員認為本案是權力任性、權大于法的典型,應當將有關證據、訴求等等寫成一個好的“劇本”呈送給高層。

“有了權,村干部可以金蟬脫殼,違建的人也可以金蟬脫殼。為什么反映了這么多次,這么多年,這個事兒懸而未決?到今天為止還是懸而未決?”

“他確實有過宅基地證,但是你有證,不能隨便建,要有施工許可手續,而且你閑置以后,按照土地法的規定,要收回的。你拖了將近十多年了,都沒有建,到09年才建成,這個行為本身就不合法。”

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導師張志同主任論述到:咱們應當申請信息公開,為行政復議、訴訟做準備。應當向有關部門申請查處,如果他不作為,可以起訴他。在國家公園景區內,是不允許建別墅的。

石磊律師建議,可以舉報非法占用農用地、占用林地,應當刑事立案。

“國家刑法修改之后,新出現了一個罪名叫非法占用農用地罪,其中包括耕地、林地以及草地。如果你占用的是防護林或者是特殊的林地,只要達到五畝以上,就構成了刑法上的犯罪的標準。如果說占用其他耕地、其他林地的,達到十畝以上,也構成刑事立案標準。”

資深媒體人、法訊網總編輯李堂平指出:“2013年央視就報道了觀音山違建別墅問題,這么多大面積的毀壞林地的現象,至今沒有查處,這就說明當地政府、當地執法部門的不作為。香港人,跑到一個村里面,一個國家級森林公園里面,雖然93年時還不是國家森林公園,但是這是宅基地,并且高達一千多平方的占地,除了本村村民有資格建房外其他人更別說香港人是不能修建的,相關部門給辦證是非法的。這不僅僅是村干部的問題,這么久,干了這么多事,查處不了,那就是一個保護傘的問題。”

 

責任編輯:途小二

你也可以分享到:

標簽云

掃一掃

隨時隨地看資訊

山东十一选五任五遗漏